研究課題

大學農業科技推廣模式探索


大學農業科技推廣模式探索—以“雅安模式”为例

來源:農村與區域發展研究所

日期:2016-01-12

作者:王伟楠 王书华 许竹青

摘要:農業科技推廣是推動農村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也是解決“三農”問題的重要措施。隨著農業産業發展需求以及農業科技創新主體的日益豐富,現有農業科技推廣模式的弊端逐步凸顯。“雅安模式”的建立,正是瞄准高校科研與産業鏈條結合不緊密、針對性不強、轉化應用成效不明顯、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能力不突出等問題,通過體制機制創新,探索建立適應雅安市新農村建設需要的大學農業科技推廣模式。現以四川農業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與雅安市政府共建的“雅安模式”爲例,闡述其科技推廣服務的基本做法、運行機制及創新之處,最後提出了相關建議。

20131月,四川省雅安市委市政府和四川農業大學聯合出台了《四川農業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雅安新型農村科技服務體系建設方案(試行)》,啓動了雅安新型農村科技服務體系建設的國家試點。試點建設兩年多來,在農村科技服務體制機制創新、農業科技示範引領、産業發展和促進農民增收致富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被科技部萬鋼部長稱爲“雅安模式”。

1 “雅安模式”的基本做法

一是構建示範基地牽引模式。目前,四川農業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與雅安市共建種子生産基地,農業綜合技術及優質糧油高産示範基地,果、蔬、茶、經濟林木開發,飼料生産,畜禽養殖等試驗示範基地21個。這些特色産業基地以雅安市縣()服务中心为主体,重点建设和发展茶叶、果蔬、中药材三大产业。其中,雨城區、名山县为茶叶基地,石棉县、汉源县为果蔬基地,宝兴县为中药材基地,特色基地的建设与发展极大地带动了当地的农牧业发展。以宝兴县中药材基地为例,截至201412月,全縣藥材總面積達22.87萬畝、産量1.1102萬噸、藥材總收入8651萬元。

二是構建産學研結合模式。截至20149月,新農村研究院已與雅安全市31家企業建立了産學研合作關系。通過培訓企業科技人員、面向企業開展技術轉讓、科技推廣,與企業建立穩定的組織、利益共享機制,促進了企業發展方式的轉變。這些企業既是學校的合作夥伴,又是學校科技成果轉化的載體,也是培養創新人才重要的實踐基地。産學研合作的深化不僅增強了學校的經濟實力,推動了學校科技和學科建設的發展,而且也加速了科技成果的轉化,爲企業培育了新的經濟增長點,帶動了雅安一批農業科技型企業的發展。

三是构建科技园带动模式。四川农业大学与雅安市政府共建了雅安国家科技园區,以及雅安名山省级农业科技园區,雅安天全省级农业科技园區和雅安荥经省级农业科技园區。其中,雅安国家科技园區总面积221.7万亩,由核心區、示范區和辐射區三个层次組成。园區结合雅安地理气候和自然资源优势与四川农业大学的生物技术研发优势,以创新链支撑产业链发展,采用核心區—示范區—辐射區三层建园模式,主导产业有茶叶、林竹、中药材、水禽4大产业及农产品精深加工和生物制药产业。在园區的辐射带动下,全市已有10個無公害農産品基地獲准認證,有34個農産品被認定爲無公害農産品,居全省各市州之首。

四是構建農業專家大院模式。新農村發展研究院按照“聘請一位專家(),建立一個大院,成立(引進)一家公司,建立一個基地,帶動(形成)一項産業”的總體設想,圍繞“五技”,即技術開發、技術培訓、技術咨詢、技術入股、技術轉讓等形式,先後在雅安市創建了水禽、茶葉、藏茶、中藥材等12个独具特色的专家大院。其中:雨城區水禽专家大院、名山县茶叶专家大院、荥经县长毛兔专家大院、汉源县水果专家大院、石棉县草科鸡专家大院被科技部列为“第一批国家星火计划农业科技专家大院模式示范单位”。截至2012年,雅安市12個專家大院所在企業實現銷售收入25558萬元,建立科技示範戶6359戶,帶動農戶53130戶,培訓人數63347人次。專家大院的建設爲雅安農業經濟發展提供了持續的科技支撐,成爲引導雅安農業經濟增長、農民增收致富的重要力量。

五是构建专家团队协同服务模式。通过科技特派員、科技挂职、科技包村、“百名专家兴百村”等多种形式,把技术、人才等先进生产要素植入农村,促进了农民增产增收。根据市场需求和农民实际需要,遴选专业基础扎实、实践技能过硬、生产经验丰富、管理能力较强的中青年专家、教授,深入到农村第一线,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地方优势特色产业开发、农业科技园區和产业化基地建设的指导工作。此外,还充分发挥高校大学生、研究生智力资源集群优势,通过“研究生社会实践与科技服務团”暑期实践等活动,积极組织学生深入农村尤其是重灾區开展社会实践和志愿服务,把新知识、新品种、新技术传授给农村劳动者。

2 “雅安模式”的獨特性與創新性

從一個新鮮名詞到與經濟社會發展息息相關的合作方式,“雅安模式”的獨特與創新正逐步影響並改變著雅安和四川農業大學的發展。

2.1 組织结构的独特性

农业科技推广服务是一项公益性事业,仅靠高校自身的力量无法深入和持续发展,必须积极争取省、市、县各级地方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发挥各级地方政府的主动性和推动力,同时,还需要基层农技推广部门的积极配合和农技人员的广泛参与。“雅安模式”的組织核心是雅安市和四川农业大学共同組织成立的雅安新型农村科技服務体系建设领导小組,組长由雅安市委书记和四川农业大学党委书记轮值担任,真正实现党政“一把手”亲自抓。领导小組下设雅安服务总站,按照公益性組织进行运作,含有茶叶、林竹、果蔬、中药材、畜禽五个产业部和综合服务部。试点县(區)设立农村产业技术服务中心,根据需要设置乡(镇)服务站,搭建“总站—服务中心—服务站”三级科技服務平台,形成新型的农业科技服務体系。将高校的科技优势与地方政府的行政资源进行了深度整合,通过技术指挥权与行政指挥权的结合,突破了以往的科技管理体制和工作机制,整合了农村科技创新资源,盘活了基层农技推广资源,在雅安新型农村科技服務体系下建立起互动、交流、协作机制,创造出一种崭新的农村科技服務模式。

2.2 制度管理的創新性

創新性主要表現爲三個方面:首先在人員配置上,增加科研編制,采取固定編制、流動編制與聘任科研助理相結合,在確保教學和基礎研究師資力量的前提下,讓更多的教師有更多的精力,專職從事研究開發與成果推廣應用工作。其次在考核機制上,先後出台了《教師工作業績評分標准》、《教職工獎勵暫行辦法》、《專業技術職務評審工作實施辦法》、《四川農業大學科技成果推廣管理辦法》等分配獎勵制度,突破了高校考評體系中只看重課題、教學、論文等指標的方式,將農技推廣納入了教師的考核範圍(下鄉每天按6小时课时计算),让科研人员不仅能“顶天”搞科研,而且能“立地”为农民。最后在成果转化上,鼓励学校包括离退休教职工在內的科技人员到地方创办公司、到农村或企业搞技术承包或技术入股,大力支持技术转让。通过成立专业的市场化組织,培养科技成果转化市场經紀人,壮大面向市场的农业推广活动。每年定期向社会公布学校的最新科技成果,开拓科技成果转化“市场”,推进技术入股与成果转让,逐步构建了“学校+經紀人+農戶”的市場培育模式。目前,多名教師在川農高科和正紅種業等50多家農業科技型企業享有技術股份,讓以往“浮”在空中的應用型的科研成果落地發芽。

1 四川農業大學公益性科技服務的激勵政策

科技服務

獎勵辦法

科技包村

優秀10/年、良好7/年、合格5/

科技特派員

省级科技特派員9/年、市區县级科技特派員3/

科技培訓

校內培訓20學時計1分,校外20學時計1.1

科技下鄉、咨詢、指導、扶貧

0.1/

省、廳、局下達的非項目類科技行動、方案、計劃等編制任務

2/

科技成果轉化和社會服務工作做出重要貢獻

國家表彰計10分、省級5分、地市州縣3分;國家媒體報道2/人、省級1/人、其他0.2/

2.3 行動實踐的創新性

一是將農業科技創新與農業科技推廣相結合。在傳統的農技推廣體系下,農業科技的創新與推廣是割裂的,導致了農村科技需求與供給不協調。在“雅安模式”體系下,農業科技的供方四川農業大學主動到雅安當地尋需求,圍繞當地農業生産需求安排農業科技研究方向內容,根據農村實際情況開展農業科技推廣,將農業科技創新與推廣無縫銜接。同時通過縣級農業服務中心及鄉鎮服務站,將創新鏈下移,更加貼近農業發展的實際情況。創新與推廣的結合促進了農村科技的供需匹配,提高了農業科技資源的使用效率。

2 “七五”以來四川農業大學推廣效益統計表

名稱

年度

經濟效益(億元)

七五

19861990

60

八五

19911995

100

九五

19962000

165

十五

20012005

205

十一五

20062010

256

十二五(2015年未統計)

20112014

262

數據來源:四川農業大學新農村研究院官網。

二是将农业教学与农业科技培訓相结合。四川农业大学充分利用学校的教学优势,发挥试验站、示范基地的培训平台作用,根据區域产业发展和市场需要,结合农民的技术需求,采取多种形式对雅安市农村基层技术干部、农技人员、科技示范户和农民进行先进实用技术、管理知识和经营技能的培训,极大推动了雅安现代农业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四川农业大学在各试验站建立技术培训网点,集中开展基层农技人员、科技示范户的科技培訓;在各示范点的田间地头开展大规模的农民科技培訓,形成了“学校—试验示范站—示范点”三个层次的农业科技培訓体系,为地方政府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综合管理素质、政策水平和执行能力的提高,为农村农业科技骨干的培养发挥了巨大作用。2014度舉辦各類技術培訓班100余期,培訓人員1.5萬余人次,創造社會經濟效益60多億元。

3 “雅安模式”的思考及建議

對很多地方政府和涉農院校來說,“雅安模式”具有極強的吸引力。但關鍵問題是,雅安模式是不是可以輸出的?答案是獨具特色難以簡單照搬,這種獨特性涉及一個重要領域,那就是政府。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從1991年的第一次校地合作開始,“雅安模式”20多年的探索和發展與雅安當地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密切相關,政府是雅安模式的主要參與者和推動者。

3 “雅安模式”的合作曆程

時間

阶 段

   

19911998

初期探索

1991年簽訂市校合作協議爲標志,這個階段的特點是市校在合作領域上局限于傳統大農業上的單個項目的合作

19992002

拓展創新發展

19992月签订市校合作协议为标志,这个阶段的特点是提出了“创新、产业化”的指导思想,重点在共建农业科技园區、扶持壮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20032010

全面縱深推進

20031月簽訂市校全面合作協議爲標志,首次提出了全面合作。在20094月召开的市校合作会议上,首次确定了市校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和市校轮值会议制度。这个阶段前期的特点是实施“人才、标准、专利”三大战略,中后期提出“巩固基础、拓展领域、创新內容、提高实效”,开展更加务实的市校合作

20112015

全面合作

共同發展

2011110日,市政府與四川農業大學簽訂了新一輪的全面合作協議。協議明確,四川農業大學以人才支持、技術成果轉讓、技術培訓、技術咨詢、技術承包、技術入股等方式與雅安市開展科技合作

在資金上,雅安市財政每年都會安排300萬元的項目經費以及100萬元的市校合作經費,用于支持科技攻關和科技成果轉化;在行政上,通過設立科技副縣長(兼任産業中心主任),給予雅安服務總站最大的行政指揮權,用于統籌各級科技資源,開展協同創新。與政府部門的深度融合是“雅安模式”的最大特點,但操作不好也會形成政策依賴性。因此,如何形成良性的制度將是“雅安模式”能否持續發展和複制的關鍵所在。基于以上對雅安模式的一些思考,對今後大學農業科研與推廣的發展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一是彻底将涉农大学纳入公益性农技推广体系之中。当前,大部分涉农高校参与农技推广工作还只是因受到政府鼓励,在小范围內发挥作用,对整个推广体系仅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在这一点上,“雅安模式”已经走到了改革的前沿,但仍有许多不足之处。要使大学真正融入我国农技推广体系,就要整合相关涉农资源,实现“863”、科技支撑等国家主体计划以及重大成果推广等各部委行业科技计划与大学试验示范站的有效对接,聚集项目、资金、人才等科技创新要素,加强大学在區域产业地带试验示范站建设;在大学试点推行农科生培养学费减免和定向就业政策,鼓励更多有文化知识的年轻人投身现代农业建设;进一步完善大学的考评机制,全面设立农业推广教授岗位制度1

二是爲涉農大學職能的發揮建立穩定的投入機制。目前我國大學推廣項目的經費一方面是靠申請項目基金取得,具有短期性的特點,另一方面是靠政府的專項撥款,但不同領導對農業推廣的重視程度不一致,故每次政府換屆都可能意味著不再能獲得原有的支持,不利于大學推廣的長期穩定發展。在美國,大學農業科研與推廣經費同樣主要來源于政府撥款,但由于美國具備配套完善的政策法規,使得其推廣可以持之以恒,美國農業相關法規中明確規定了聯邦政府及州政府對州立大學農業科研與推廣工作的撥款數額和每年的增長比例。各州、縣政府通過財政預算來保證農業科研、推廣經費的落實。聯邦農業部則負責對各州農業科研、推廣經費財政預算進行監督。各級政府支出的經費中,州一級最多,其次爲聯邦政府、縣級。如馬裏蘭州科研推廣經費中,聯邦政府占15%、州政府占45%、縣政府12%。未來,需要政府在制定或修改完善諸如農業法、農業科技推廣法、專利法、知識産權保護法、技術合同法、成果獎勵政策等方面提供政策法律保障,並設立專項資金,爲大學農業技術推廣創造持續有力的供給環境。

三是加快農業科技推廣信息化建設,打造“互聯網+农技推广”。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其在农业生产中的广泛应用,农业信息化已成为实现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重要途径,也是提高农产品竞争力的必要条件。涉农高校要适应市场的需要,充分利用各种现代化工具,如采用多媒体技术、网络、远程教育,配合现有的广播、电视、杂志、报纸等大众媒体,形成形式多样、手段先进、立体交叉的农业科技推广网络。具体可建立全国性的大学农技推广信息服务网络体系,服务內容应当从产中技术拓展为农业、农村、农民需要的全过程,服务范围小到农户、村、乡,大到县、市、省甚至全国,提升涉农高校社会服务水平。